• <menu id="4i8ak"></menu>
  •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黨政要聞 >> 瀏覽文章

    “甘孜娃”首奪全國體操冠軍

    甘孜日報    2020年10月29日

    藏族運動員向巴根秋的奪冠路

    向巴根秋站上了全國體操冠軍賽領獎臺。

    ◎毛莉泓 本網記者 肖宵 李婭妮 文/圖

    10月25日,在2020年全國體操冠軍賽上,他留下了一張惹眼的照片。光潔白皙的面龐,棱角分明的輪廓,猶如雕塑般立體的肌肉,專注比賽的表情透露著堅定。

    在當天的決賽中,他最終以13.800分摘得男子單杠金牌,這是藏族運動員在全國級別體操比賽中獲得的首個冠軍。而折桂的這位“寶藏男孩”正是北京體操隊里的“甘孜娃”向巴根秋。

    10月26日,他參加比賽的影像在網絡上流傳,令人心潮澎湃的視頻和照片,讓向巴根秋在3小時內成為“網紅”,甚至被網友贊為“最帥康巴漢子”。

    “中穿180、直體特卡、向后大回環、非常穩的落地……”在手機上一遍遍翻看向巴根秋比賽的視頻,是洛呷每日必修的“功課”。“這小子奪冠了,咱全家人都光榮!”很難想象電話那頭,操著一口京腔兒的中年男子是地地道道的甘孜人。

    1990年,亞運會在北京舉行。年輕的洛呷在電視上看到了比賽實況,便對首都心生向往。那年,他背上夢想的行囊離開了家鄉甘孜縣,踏上了“北漂”的漫漫長路。

    1992年,他在北京扎下了根,住地下室、啃白饅頭、艱苦創業。“1995年,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我終于將愛人接到了北京。”

    1999年,亞洲冬季運動會在韓國江原道舉行。這一次,洛呷同妻兒在北京收看了開幕式盛況。運動員們的精彩表現,讓他對兩個兒子充滿期待,“好男兒就要在賽場上拼搏”。

    在他“規劃設計”的運動之路上,帶著高原“運動基因”的孩子們堅毅前行。后來,洛呷夫婦的大兒子白馬降澤一舉奪得北京市武術散打冠軍。而彼時襁褓中的嬰兒向巴根秋,在21年后代表北京隊一舉摘得2020年全國體操冠軍賽男子單杠金牌。

    十幾年來,滿滿當當的榮譽墻上,記錄著藏族孩子在北京的成長軌跡,也寫下了父親對孩子的愛和期許。

    這一家四口在北京的追夢路,藏著甘孜人的奮斗故事。

    追夢少年

    4歲“好苗子”被俱樂部相中

    2003年,4歲的向巴根秋,碰上了北京市四級俱樂部到幼兒園“挖苗子”。這個總是蹦蹦跳跳的小男孩,被俱樂部教練一眼相中。

    “孩子當年和我說想學體操,我挺驚訝的!但想著他要是真喜歡,就由著他去。”洛呷回憶說,小根秋的體操之路由此開啟。但正式開始訓練后,極難的動作、極大的強度、極高的落差,很快讓小根秋吃不消了。

    “不吃點苦,怎么學體育?”洛呷斬釘截鐵地說,“根秋在藏語里是寶貝的意思,給孩子取這個名字,也是希望他堅毅勇敢像個寶貝一樣,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洛呷解釋說,每天將小根秋送到訓練場后,他便頭也不回地果斷離開,雖然擔心孩子會哭鬧,但為了早日能在賽場上見到根秋,“只能咬咬牙挺挺,任他自己摸爬滾打。”

    一日日的訓練、一滴滴的汗水、一步步的成長,小根秋逐漸成熟,也成長為一名合格的、優秀的運動員,“這孩子沒辜負自己的付出,更沒辜負大家的心血!”

    圓夢賽場

    “拿出格薩爾王一般的勇氣”

    從四級俱樂部到一級體校,從俱樂部苗子到全國冠軍……17年間,向巴根秋盡情追逐著體操夢想,而在這看似平坦的大道上,實則充滿崎嶇。

    “訓練中,我受過兩次比較嚴重的傷,第一次是手指指骨斷裂。當時我以為職業生涯就此結束了。”向巴根秋坦言,靈敏是體操運動的基本要求,而手指斷裂對于單杠運動員而言是嚴重傷病,“即使恢復也可能影響靈活度,高難度動作怕是無法完成。”

    就在他心灰意冷、準備放棄時,阿爸洛呷的一席話再次燃起了“寶藏男孩”的冠軍夢,“格薩爾王兒時只是個窮孩子,歷經重重磨難,終于賽馬稱王、除暴安良,成為我們藏民族的大英雄。”那段恢復期,洛呷不止一次對向巴根秋說,“困難就是一種磨礪,戰勝困難的喜悅,才是人生最大的成功。”

    備受鼓舞的向巴根秋,傷愈后用超過常人十倍的努力訓練,終于換來手指靈活如初。而阿爸那番話此后一直陪伴著他的成長,以至于他第二次受傷,鼻梁骨斷裂時,連吭都沒吭一聲。

    北京體操隊選拔運動員是一個非常漫長而“殘酷”的過程,需層層選拔“一路過關斬將”,經過各類比賽測試,進入體校,再從四級、三級、二級一路晉級,最終通過競技考驗,方有資格留隊。

    “我們隊員每天至少保證4到5小時的高強度訓練。”模式重復的體能訓練、布滿老繭的雙手雙腳,是向巴根秋堅持到底的佐證,更是運動員身份所賦予的信念與力量。

    “根秋每次發揮都比較穩定,在我們隊的團體項目中他是絕對的主力隊員。此次能取得如此好的成績,我們全隊非常開心自豪!”北京體操隊資深教練陳剛介紹說,向巴根秋的“主業”雖說是單杠專項,但在鞍馬、雙杠等項目上的成績也不俗。

    陳剛表示,在這支隊伍中拔尖的向巴根秋,不論是單雙杠還是吊環鞍馬,各項目同他自身的優勢特點十分契合。因此,他常常能在團體賽中為全隊積攢不少的有效使用分。

    “奪冠當然特別開心!非常感謝家人一如既往的支持,和教練悉心的指導。”得知自己此番成了體操項目單項冠軍的首位藏族運動員,向巴根秋不驕不躁地說,“藏族男孩就要拿出格薩爾王一般的勇氣!”

    賽事越參加、級別越高,經驗越積累、獎牌越多。然而,當記者問及向巴根秋的運動生涯體悟時,令他最難以忘懷的,依然是這句從小激勵著他成長的話語。

    尋夢故鄉

    “希望藏族青少年走向賽場”

    每天訓練完畢,體操隊的運動員們都會回到北京體育大學,在優秀體育運動員班里繼續學習。向巴根秋也不例外,他一向熱衷“每日事每日畢,但也要勞逸結合”。當訓練、學習的既定任務雙雙完成后。他會與同寢室的三五好友一道玩玩網絡游戲、刷刷短視頻。

    而在這段每日并不富余的閑暇時光中,他最為關注的,卻是距離北京2000公里之外的地方——甘孜。

    “我是在北京出生的。小時候就一直特別好奇,父母口中的甘孜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地方。”雖然對家鄉非常向往,但當他幼年時期第一次回到甘孜時,卻留下了遺憾,“一路上全是只會出現在夢中的美景,感覺我就是屬于那片土地的。但縣城經常停電,追了很久的動畫片,也沒能看上大結局。”

    自從那次回鄉后,向巴根秋便時常在網絡上查詢甘孜的相關信息,“我想了解甘孜的歷史、甘孜的山水、甘孜的人、甘孜的一切。”

    隨著時序的更替,“甘孜的一切”都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遷。此后,向巴秋根每次回鄉都揣走了滿滿的收獲,“去年,我再訪家鄉,感受到了‘甘孜速度’,在雅康高速公路上一路馳騁,真是今非昔比,回回都是嶄新模樣。我還趁機打卡了網紅大渡河特大橋,為家鄉的大國工程點贊!”

    “騎馬、押加、摔跤、抱沙袋這些藏民族的傳統運動項目,我非常感興趣。”向巴根秋尤其覺得,高原上的孩子與生俱來就有發達的“運動基因”,他由衷希望“更多的藏族青少年走向運動賽場!”

    更廣闊的天地,更杰出的作為,今年已無重大賽事的向巴根秋表示將全力以赴備戰2021年全運會,至于假期安排,他毫不遲疑地說:“我想春節和父母回趟甘孜,和孩子們分享些體操技能和運動心得。當然,這趟不坐車,肯定選擇乘飛機到甘孜格薩爾機場。期待能從天空視角看甘孜!”

  • 上一篇:郎卡杰畫派唐卡精品展在蓉開幕
  • 下一篇:筑牢基層治理基石 發展特色優勢產業

  •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多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