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4i8ak"></menu>
  •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聚焦甘孜 >> 瀏覽文章

    大山深處春滿園

    甘孜日報    2020年10月29日

    圖為“康巴阿爾卑斯”園區一角。

       ◎本網記者 劉小兵 文/圖

       德格縣柯洛洞鄉獨木嶺村坐落在雀兒山腳,被稱為“雀兒山第一村”。過去,這里交通不便,村民們雖守著豐富的文化旅游資源,卻擺脫不了物質和精神的雙重貧困。

       脫貧攻堅啟動后,尤其是雀兒山隧道通車和甘孜格薩爾機場通航以后,該村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生產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前,作為德格縣重點產業項目的“康巴阿爾卑斯”現代產業園已落戶該村并將開園迎客,全村干群的內生動力空前激發,正大步走上一條經濟與生態兼顧的綠色發展道路。

       過去:物質思想雙貧困

       “以前我們的生活就是坐井觀天,對外面世界了解甚少,習慣了貧困,也沒有改變生活的想法和動力。”今年63歲的扎多,世代生活在柯洛洞鄉獨木嶺村,任村委會主任已有十來年。當記者問從沒上過學的扎多為何知道“坐井觀天”這個成語時,他笑著解釋說:“這是上學的孫兒教我的,坐井觀天說的是一只青蛙在水井里呆久了,認為天就井口那么大,我覺得這和我們村以前的生活很相似,就記住了。”

       扎多口中的“井”,是指阻隔著獨木嶺村東向交通的雀兒山。

       雀兒山曾是國道317線上的必經之地,藏名“措拉”,意為大鳥羽翼。主峰海拔6100多米,每年有8個月被積雪覆蓋,山高路險、高寒缺氧,被稱作“川藏第一險”,當地素有“爬上雀兒山,鞭子打著天”的說法。

       獨木嶺村坐落在雀兒山西面,距離山腳十幾公里,被稱為“雀兒山西第一村”。千百年來,高大的雀兒山,就像翻不過、推不開的大門,阻隔著獨木嶺村與相鄰區縣的聯系。

       獨木嶺村海拔較低、土地較多,光照和水源充足,集森林、瀑布、花海、草原、溪流、溫泉、珍稀野生動物和宗教農牧文化等自然景觀、人文景觀于一處,是德格境內文化旅游資源最富集的地區之一。但過去因交通不便、村民們思想觀念落后,村內的資源得不到有效開發,當地群眾長期過著靠天吃飯、因循守舊的生活;村里沒有穩定的電力、通信信號,也沒有通組硬化路、安全飲水和現代產業,大家不重視教育、不講衛生、不愛學技術,“等靠要”思想嚴重。2014年,全村人均年收入只有1200元,112戶中有35戶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

       扎多介紹的情況,得到了村里其他群眾的佐證。今年45歲的郎珈告訴記者:“我前半輩子都是‘混’過來的,沒有讀過書,也沒有技術,十幾歲就開始放牛、撿菌子、挖藥材,沒事就曬太陽,年年如此,還天真地以為其他地方也和我們這里差不多,沒想過要改變什么。”47歲的降擁也說:“以前過雀兒山不堵車要兩個小時,堵車可能要幾天,我們很少出去,外面進來的東西也少;村里教育、醫療也落后,我都是幾年前才開始出去打零工的。”

       現在:基建產業共提升

       整潔的塑膠道路順河延伸,把3個建筑群連成一串,宛若鋪開的彩帶;道路兩旁,一面面彩旗迎風招展,鮮花和野草踏著風兒的節拍“點頭”迎客;進入村里,4G信號、自來水、垃圾桶、停車場、步游道應有盡有,一棟棟別墅錯落有致;不遠處,幾頭白牦牛和三角山羊在悠閑吃草,幾個村民正載著牧草歸家……近日,當記者走進獨木嶺村時,一幅由現代化與原生態相融的和美畫卷在眼前徐徐展開。

       小村換新顏,也就是這幾年。扎多介紹說,自脫貧攻堅工作啟動后,獨木嶺村逐步達到了“五有”標準,當地村民慢慢解放了思想,激發了內生動力。2019年,“康巴阿爾卑斯”現代產業園區落地該村,目前園區打造已到收尾階段,計劃今年內開門迎客。

       “康巴阿爾卑斯”園區由德格縣國資委下屬的“叁壹柒”公司牽頭實施并負責運營。據公司總經理汪丹介紹,該園區總占地面積500畝,總投資約5800萬元,包括牧俗文化生活體驗區、高原溫泉休閑區和牧俗文化博覽區。

       其中牧俗文化生活體驗區,分布在該村地勢較高的覺如牧場,這里集高山濕地、草甸、雪峰、原始森林自然景觀于一體,四季多彩,相傳格薩爾王曾在此放牧,因此以格薩爾王的乳名“覺如”命名。這里以前只有幾間簡易的牧民臨時住房,現已水、電、路、網全通,建起了停車場、景觀臺、生態廁所、休閑牧場、步游道等配套設施和10棟別墅酒店;酒店外觀充分體現出游牧風情,內飾彰顯格薩爾文化,功能按現代星級酒店配備,分為一般客房和家庭套房,部分房內有溫泉池,另有茶水吧和露天燒烤營地。該區以餐飲、住宿、休閑、觀光和游牧文化體驗為功能定位,能同時接待200人。

       高原溫泉休閑區處在地勢低平的河谷地帶。該園區從雀兒山腳引來高品質溫泉,結合南派藏醫文化,打造藥泉酒店,同時提供康養湯鍋和藏醫理療,開設騎馬、射箭、漂流等項目。目前已建有1棟民俗文化主題酒店和5棟溫泉獨棟庭院。

       位于牧俗文化生活體驗區和高原溫泉休閑區中間位置的牧俗文化藝術中心,將深入挖掘、展示當地的特色文化和人文特質。

       “園區是一個旅游扶貧項目,獨木嶺村通過資源入股,獲得入股分紅、優先就業、銷售產品等實惠,更重要的是可以促進大家學習技術、解放思想,改變生產、生活方式。“扎多介紹說。

       將來:生態經濟齊追求

       “康巴阿爾卑斯”園區不僅給獨木嶺村帶去眼前既得效益,更兼有長遠影響。這是全村干群的共識。

       記者來到正在進行收尾施工的園區內,碰見了幾名在這里打工的當地村民,他們一個個雖然累得氣喘吁吁但都喜笑顏開。當被問及“啥事這么高興?”時,30多歲的巴登說:“工錢一天就有一百多元,關鍵是我們以后不會再靠天吃飯了,要靠自己雙手勤勞致富!”,其他幾人也點著頭說:“就是就是,現在要改變掙錢的方式了。”

       談到改變掙錢的方式,今年42歲的斯他感觸頗深。被村里人認為“膽大”的他20來歲就開始四處打工,但因沒有文化和技術,干的都是又臟又累工資還低的活,一年到頭掙不了多少錢。后來他當了貨車司機,工資雖不錯,但很辛苦、危險,尤其是每次開車過雀兒山,都要在心里默默祈禱,如果看到或聽說有人在山上出事,心里更害怕;遇上大雪封山,車在山上進退兩難,一堵就是幾天,吃喝、保暖都困難,還不能給家人報平安,心里就像在被火燒。再后來,他在村口開了一家小飯館和一個小賣部,收入不錯,但隔段時間就要翻雀兒山出去進貨,成本高而且危險依舊。2017年,雀兒山隧道通車后,十幾分鐘就能“飛”過天塹雀兒山,進出德格的人多了,他家的生意越來越好。今年“康巴阿爾卑斯”園區逐步落成,他也有了新計劃——拿出積蓄再貸點款把自家的小飯館升級成像樣的飯店,再開個兼賣當地特產的超市。他說:“以前是謀生,現在要主動致富,園區肯定會帶來客流,就算創業失敗了我還可以到園區打工,不愁基本生活。”

       讓一方水土富裕一方群眾,是黨委、政府的不懈追求。獨木嶺村第一書記二西張波告訴記者,村里的產業園區命名為“康巴阿爾卑斯”,就是因為當地的地形地貌和植被資源與阿爾卑斯山脈相似并且都有生態極其脆弱的特點。以前村里考慮過其他產業,都怕破壞環境;現在依托園區建設,走”旅游+文化+農牧“的綠色發展道路,不僅受到當地村民的擁護,也為全縣其他地區發展旅游樹立了標桿。

       “康巴阿爾卑斯”園區,讓獨木嶺村群眾走上了既追求經濟發展,又注重環境保護的綠色之路。汪丹也坦言,德格縣成立“叁壹柒”公司就是因為看中雀兒山隧道通車、格薩爾機場通航后,國道317線德格段沿線的優質文旅、農牧資源將迎來開發機遇。打造“康巴阿爾卑斯”園區,也正是德格踐行“文化立縣、農旅興縣、科教強縣、依法治縣、奔康興縣”思路,推進“1616”重大發展戰略和“1371”扶貧產業布局的重要抓手。

       路通百通。曾因天塹阻隔而貧窮閉賽的獨木嶺村,如今成了欣欣向榮的新天地,這是雀兒山下的奇跡,也是德格發展的縮影。

  • 上一篇:農行甘孜分行與四川民族學院簽訂全面戰略合作協議
  • 下一篇:農行甘孜分行喜獲州委州政府優秀服務企業稱號

  • 免费能直接看黄的网站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多爱网